首页

搜索 繁体

第334章 再吞稷阴学宫宫主(求订阅,求月票!)(1 / 2)

我世袭狱卒,开局镇压长公主

“不急。”萧然神秘一笑。

雷大哥狐疑,“虎弟你还有何事?”

“除了你以外,还有没有人要来了?”萧然问。

雷大哥摇摇头。

“黄丰大婚,又不是虎弟你大婚。你我兄弟赶来助威,已经给了他天大的面子。若换成虎弟你成亲,我这个做大哥的,定邀请十几位大妖前来祝贺。”

“你认识的朋友挺多的。”萧然意味深长。

雷大哥面露得意,“那是自然!行走在外,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朝廷的五大衙门,对我们压迫的很紧,说不定哪天就会用到他们。”

顿了一下。

“现在可以喝酒了吧?”

“你怕是没有机会了。”萧然道。

雷大哥一愣,不解的望着他,等他给自己一个解释。

“结界。”萧然出手。

磅礴的灵魂力量横扫出去,将整个房间笼罩住,演化成一方结界。

待会这里就算闹翻了天,外面也察觉不到。

雷大哥急忙退开一步,妖魔之气翻滚,狰狞毕露,凶狠的望着他,手指着他质问。

“你不是虎弟,他不是灵师,你究竟是谁?”

收起化形之术。

萧然露出自己原本的相貌,戏谑的说道:“神剑卫蓝剑卫萧然。”

“原来是你们这群可恶的老鼠,说!你们把虎弟怎么样了?”雷大哥猛地一踏,艺高胆大,毫不害怕。

再者。

青州这边的神剑卫,他有所了解。

从他得到的消息来看,前段时间一头妖魔作祟,几乎将他们给灭了。

虽然京城派来强者,将这头妖魔镇压,关入天牢。

但这边遭受重创,元气大伤。

前段时间,刚派来一位紫剑卫主持大局,但人手还是严重缺失。

损失的强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弥补的。

至于圣武司,还有青州官府,他们和神剑卫并不对付,关系很僵,不在背后捣乱就算不错了,援手相助?断然不可能。

“他已经死了。”萧然道。

“谁杀的?”雷大哥喝斥。

“我。”

“你杀了虎弟,本王要让你陪葬!”雷大哥暴怒。

恐怖的杀机,疯狂的翻卷。

玄宗境二重绽放,滔天般的妖魔之气,充斥在房间中,上百道雷霆,从他体内激射出来,霹雳哗啦,接二连三的炸响。

“死来!”雷大哥含怒出手。

利爪拍出,邪恶、阴暗的雷霆,从掌心冲出,化成一道雷霆掌印,狠辣的拍向萧然的脑袋。

“咦!你雷珠中积攒的雷霆本源如此雄厚?”萧然眼睛一亮。

“不然呢?”雷大哥冷哼一声。

“这倒是便宜了我。”萧然道。

面对他拍来的雷霆巨掌,同样拍出一掌。

辟邪神雷冲出,演化的金光雷霆,至阳至刚,天生克制妖魔,还有一些负面属性。

拍在他的利爪上。

哧!

金光爆发,强横的辟邪神雷,霸道的将这些邪恶雷霆摧毁。

在萧然的控制下,无数道雷丝游走,凝聚成一张雷霆大网将他困住,冲击在他的身上。

“这不可能!辟邪神雷不是消失已久了吗?”雷大哥面色大变。

他们雷鸣一族,要说最忌惮的就是辟邪神雷这等至阳至刚的雷霆力量。

任他如何挣扎,拼命的调动雷珠中的邪恶雷霆。

然并卵,一点作用也没有。

道行被破,无力的摔倒在地上。

望着萧然,一双铜陵大眼中充满了惊惧:“你是京城神剑卫的人。”

“还有点眼光。”萧然大方的承认。

右手一招,将周围的辟邪神雷收了起来。

走到他的面前,“你是自己将雷珠交出来,还是让我动手?”

“休想!”雷大哥怒道。

“还得自己动手。”萧然摇摇头。

右脚猛地践踏在他胸口,狂暴的力量冲进他的体内。

“啊!”雷大哥吃痛的大叫一声。

胸口破开,雷珠从中冲了出来,被萧然抓在手中。

没了雷珠,他不止丢失本源,就连生命也到了尽头。

“黄丰坑我!”雷大哥死不瞑目。

将他的尸体收进七宝彩玉腰带,造化金书翻开一页,显示出三件东西。

一百万熟练度,一百年灵魂修为,鲲鹏淬体丹。

将一百万熟练度加在呼风上。

属性刷新。

呼风:出神入化。

灵师修为还差180年,就能突破到地境六重。

鲲鹏淬体丹:以鲲鹏之血炼制而成,蕴含无上力量,可淬炼肉身。

“好东西。”萧然道。

将鲲鹏淬体丹服下。

巨大的力量游走,淬炼肉身,在这股力量的淬炼下,肉身再进一步,堪比玄宗境一重的强者。

且防御力增强,无任何弱点,近战战斗力爆表。

望着雷珠,呈青色。

一道道雷霆之力游走,传出巨大的反抗力,想要从萧然的手中挣脱。

但在萧然面前,不过是徒劳。

“吞了它,辟邪神雷就能再进一步。”萧然笑道。

掌心传出一股吸力,强行吞噬其中的雷霆本源。

精纯,没有杂质。

随着雷霆本源耗尽,雷珠破碎,直接从手中消散。

辟邪神雷威力提升一倍。

望着狼藉的大厅,收起灵魂力量。

这时那名弟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俩位前辈,宗主请你们过去。”

房门打开。

萧然再次变化成虎妖的模样,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房门关上。

这名弟子疑惑:“虎前辈怎么只有您一个人?雷前辈呢?”

“雷大哥赶路有点累了,在里面休息,不要去打扰他。晚上等你们宗主洞房过后,我们再单独聚聚。”萧然道。

“可神剑卫的人已经到了。”

“有我在,足以解决一切麻烦。”

“那是。”这名弟子拍着马屁。

将两张敛气符递了过来。

萧然也不客气,揣进了怀里。

这名弟子想说什么,张张口,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前面带路。

到了宗门大殿这里,大厅中到处都是宾客。

青州有头有脸的人物,该来的都来了,就连沈一鸣俩人也到了。

不过他们坐在最后位置,这是黄丰特意安排,用这种方法羞辱他们。

“来啦老弟。”黄丰热情的迎了上来。

身上的衣服换了,穿着一件红色喜袍,胸口还系着一朵大红花,显的非常喜庆。

“嗯。”萧然点点头。

黄丰指着他介绍:“这是我结拜兄弟虎芒,大宗师十重。”

说到这里。

面色得意,挑衅的望着在场的人。

在座的都不是普通人,但修为最高的还没有超过大宗师十重,听见他的话,一个个面色大变,不敢置信的望着萧然。

后怕的同时,又暗自担心。

黄沙宗现在的实力非常可怕,又有一位大宗师十重的强者做靠山。

往后在青州,万一他们将手伸过来抢夺生意,那该如何是好?

不容他们多想。

黄丰眼神一冷,落在沈一鸣身上。

“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黄沙宗有不少弟子,被你们神剑卫缉拿,沈大人你是朝廷派来的,此事怎么看?”

闻言。

众人的目光,落在沈一鸣的身上。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一出免费好戏看,这可不能错过。

一些墙头草,欺软怕硬之辈,见黄沙宗靠山很硬,急着拍他们的马屁。

“黄宗主所言既是,既然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沈大人你不如将他们全部放了。”

“今日黄宗主大婚,难得开口,沈大人这点面子,你该不会不给吧?”

“大人……”小周愤怒,刚要开口。

沈一鸣快速按住了他,摇摇头,示意他别开口,一切有他。

迎着众人望来的眼神,沈一鸣神态自若,不见一点惊慌:“黄宗主既然开口,沈某也不是不识抬举之人。”

“本宗主就知道沈大人一定不会让我失望。”黄丰满意的点点头。

对萧然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亮一下肌肉。

萧然微微一笑,只爆发出大宗师十重的修为。

巨大的威压,将大厅笼罩,望着这群宾客,玩味的说道:“你们都很好。”

收起气势。

黄丰压低着声音问道:“雷大哥呢?”

“赶路有点累了,在后面休息,晚一会再过来。”萧然道。

“嗯。”黄丰点点头。

萧然坐在左边第一个位置,闭目养神。

小周压低着声音,不甘心的问道:“大人真的要放人?”

沈一鸣道:“怎么可能!这叫虚与委蛇。眼下只有我们俩人,虽说我们的人埋伏在外面,但现在打起来,没有一点胜算。找到机会下了安神散,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会不会有损你的威信?”

“你还是太嫩了!威信值几个钱?那是给弱者看的。”沈一鸣提点。

“大人高见,我明白了。”小周恍悟。

“对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萧哥怎么还没有到?”

“应该去追那头妖魔了吧!别担心,你萧哥本事强着呢。”沈一鸣道。

新娘在这时来了。

俩名丫鬟搀扶,从外面走了进来。

边上还有人撒红玫瑰花瓣,地上铺着红地毯。

黄丰疾步走了过去,在她面前停下,挥挥手俩名丫鬟退下,扶着新娘的手,激动洋溢在脸上。

小周不屑的撇撇嘴,“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大婚也不嫌害臊。”

“你爹不是给你安排相亲了吗?”沈一鸣道。

小周语塞,想到老爹的性格,这次回去怕又被追着满街跑了。

“老弟你给我们做证婚人。”黄丰道。

“好。”萧然站了起来。

走到主位上坐下。

红婆喊道:“一拜天地!”

俩人对拜。

“给兄弟敬茶。”

原本是拜父母,黄丰的父母都已经死了多年,新娘身份神秘,亲人一个没有到场只好改了。

俩人端着茶,递到萧然面前。

简单喝了一口,意思一下,这关算完成了。

红婆继续:“礼成,送入洞房。”

黄丰握着新娘的手,望着萧然:“老弟这里就交给你了。”

“你且放心去,保证让你满意。”萧然戏谑一笑。

黄丰点点头,猴急的拉着新娘离去。

萧然站了起来,冷眼望着在场的人,“今日他大婚,大家敞开喝,敞开吃,若让我发现,有人不给面子,别怪我也不给他面子。”

众人道不敢。

入座。

沈一鸣俩人急了,周围到处都是人,还有人盯着他们,想要下药也办不到。

“大人怎么办?”小周问。

“凉拌!”沈一鸣翻了个白眼。

边上的人,拿着酒坛倒了两碗,放在他们的面前。

端着酒碗,玩味的说道,“沈大人不会不给面子吧?”

望着酒水,沈一鸣眨眨眼,他从酒水中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这是安神散的味道。

几乎没有,但这药是他买来的,研究了这么长时间,对它了然于指。

眼睛一亮,心里暗道,萧然什么时候来的?他又是怎么办到的?

这人再次催促,“沈大人想尝试一下虎前辈的手段?”

“沈某一时想事入神了,见怪。”沈一鸣微微一笑。

取出一粒丹药吃了下去。

这人疑惑:“这是?”

沈一鸣解释:“实不相瞒,沈某修炼的功法特殊,虽说威力很强,但忌讳的东西很多。比如这酒水,喝酒时必须要服用一颗,才会不引起功法的反噬。”

实则。

他刚才服下的是安神散的解药。

此人虽然狐疑,但也没有多想。

俩人碰了一下,将碗中酒一饮而尽。

“这位小兄弟怎么不喝?”

沈一鸣道:“我在这里,哪有他喝酒的份?”

绷着脸喝斥:“滚起来好生伺候。”

小周傻眼:“大……”

“要我再重复一遍?”沈一鸣打断他的话。

小周委屈的站了起来,见到他不着痕迹的打了个手势,心里激动,暗道成功了吗?

主动的拿着酒坛,给众人倒酒。

沈一鸣来者不拒,别人不主动找他喝酒,他也会主动找别人喝酒。

黄沙宗的高层,还有这群宾客,一个也没有放过。

到了最后。

还有人打趣,沈一鸣识相,比之前的那名紫剑卫强多了。

往后在青州遇见麻烦,可以找他们帮忙。

一刻钟后。

安神散药力发作,黄沙宗高层,俩名副宗主,还有一群长老,再加上宾客灵力尽失,他们还没有察觉。

只有主动运转功法,才会发现异样。

沈一鸣算算时间,安神散已经发挥效果了。

可萧然变化的虎前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从刚才到现在,他在暗中偷偷的观察,一口酒也没喝,这下就难办了。

强行动手,都不够他一只手打的。

就算这段时间,沈一鸣突破到大宗师五重,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可恶!他怎么还不走?”沈一鸣心里着急。

安神散的效果,只有一个时辰。

一旦错过时间,或者这群人反应过来,他会很被动。

“算算时间,安神散应该发作了。”萧然道。

见到沈一鸣盯着自己,转念一想,便猜到了他手中所想。

从座位上站起来。

“你们吃好、喝好,我还有要事处理,和黄宗主打声招呼就会离开。”

见他离开,沈一鸣眼睛一亮。

压低着声音说道:“都准备好了吗?”

“大人请放心,都已经准备妥当。”小周道。

“五分钟后放信号弹,让外面的人冲进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会不会太急了?”

“足够他离开,没他在,单凭一个黄丰还翻不起浪花。”沈一鸣道。

后面宫殿。

萧然走了过来,亲自送黄丰上路。

“你们的宗主在里面?”

为首的弟子道:“宗主正在洞房,虎前辈您找宗主有事?”

“有点事情处理。”萧然道。

望着这群弟子,都是黄沙宗精锐,最弱的都是先天境,还有数位宗师,为首的这名弟子,更是宗师十重。

看来是黄丰的心腹,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在这里。

“要不再等一会,等宗主完事了再说?”

“不用这么麻烦。”萧然道。

“您且稍等,我去给您禀告!”

“还是我自己来吧!”

在他疑惑的目光中,萧然出手,挥手一扫,金光冲出,蕴含无上威能,在他们的身上一扫而过。

砰……

只见他们的身体,接二连三的爆炸,血雨洒落在地上。

走到房门这里,将房门踹开。

雄厚的鬼力,将大殿笼罩住,鬼气凝实,演化成一方鬼域,狰狞恐怖的气息传出,温度在瞬间下降到冰点,仿佛里面藏着大恐怖一样。

“咦!哪来的鬼王?”萧然奇怪。

拍出一掌,辟邪神雷落在鬼域结界上。

雷光游走,剧烈炸响,直接将鬼域结界破掉。

哧!

气浪席卷,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过去。

宫殿瞬间塌陷。

热门小说推荐

点击榜小说

HTTP/1.1 502 Bad Gateway Content-Type: text/html Connection: close Content-Length: 297 Date: Sat, 06 Aug 2022 04:46:12 GMT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 Cann't Connect To Upstream Server By SSL Read

Server: R13S12
Date: 2022-08-06 04:46:12

Fikker/Webcache/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