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048章 日常生活还是学习点法术得好(1 / 2)

我真的长生不老

鱼肝煎好,刘长安先给结界里的小朋友投食,再分配给大家品尝,这东西对于喜欢的人来说,单吃几大块都不会腻,不愿意吃太油腻的人,则可以裹米饭,或者放在面包片上一起吃。

“周姐,真羡慕你,刘长安在家里也经常下厨吧。”仲卿在餐厅里转了一圈又出来,和周书玲打了招呼。

她和周书玲的关系还算不错,尤其是作为未婚女性,都比较佩服独自一人拉扯孩子的单亲妈妈,毕竟设身处地想象一下,大概会觉得自己难以接受这样的境地,也缺少勇气去面对。

仲卿这话属于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周书玲觉得有些歧义,但是仲卿又不是不知道周书玲和刘长安关系清白,周书玲便只是略微有些羞涩,整理了一下情绪,柔声说道:“平常就是我帮他做做饭,只有我不会的菜,或者他觉得需要自己来大显身手的菜,才是长安来下厨。”

“朕不大会做菜,但平常也会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对于家务的安排也有一定的指导。”上官澹澹表示自己也积极参与了,口里的鱼肉都吃完了,现在慢慢吃油脂爆炸的鱼肝,可以抽空替自己说两句话。

“她的意思就是,除了站在那里指手画脚,就什么也不干了。”刘长安知道上官澹澹说话一向比较含蓄,怕大家听不懂,便帮她说明白点。

上官澹澹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看在鱼肝真好吃的份上,也愿意语重心长地指点蛾子,“家庭就像战场一样,厨房,卧室,客厅,电暖桌和沙发,各种区域分布着各种势力,朕太厉害了,不能随意参与战争,否则会造成力量的极度不平衡和形势的扭转,所以高屋建瓴地指点,在大方向上控制冲突,才是朕的责任。”

周书玲和仲卿有点难以理解上官澹澹的话术,刘长安则是点了点头,不愧是传统封建官僚体系中诞生的佼佼者,一点正事不干,废话能说三天三夜。

看到心爱的儿媳妇和排队的候补儿媳妇不是很明白,上官澹澹便继续讲解在一个家庭中电暖桌是核心区域,以及电动小马车是核心资产的问题,并且目光留意着刘长安有没有意思把新烤好的鱼肝分配给太后。

刘长安对上官澹澹洗脑般的胡说八道充耳不闻,倒是周书玲和仲卿一左一右站在自己身旁,很有意境。

古代文人才子读书,讲究疏窗绰竹,棠红蕉绿,炉中焚香,红袖添香,自己在这里搞烧烤的氛围,倒是比他们装模作样读书的排场还要美妙三分。

毕竟仲卿和周书玲,皮相骨相都不错,在古代相当难寻觅同等级的女子,尤其是她们身材的水润丰泽,在营养普遍缺失的年代,更是稀罕。

自从刘长安给周书玲改了一件红色的毛衣短裙,她喜欢得不行以后,便有些明白适合自己的穿衣思路了,只是那件毛衣短裙她珍爱非常,周书玲便买了类似的红色毛衣短裙来穿着。

今天穿的便是。

显身材之余更衬妇人那种温婉而内心热情的气息,腰肢略显宽松的衣料晃动,长发摇曳,那落在饱满处的风情,便荡漾了出来,总让人想起某部动漫中颇受欢迎的约尔太太。

“最近在米粉店,好像没怎么见到全明星和米高名来比赛吃米粉了。”刘长安看着周书玲出落的更加惹人怜爱,当初这两人就非常迷恋周书玲,现在应该更加心动才对。

“他俩啊……”周书玲嗔恼地瞪了刘长安一眼,“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他们工作之余天天玩在一起,做了许多吃东西的视频,整天吃一些乱七八糟,闻所未闻的东西。”

刘长安不禁哑然失笑,果然对于男人来说,和朋友一起做有趣和好玩的事情,女人似乎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仲卿听出些有趣的意思来,正准备说话,却看见在餐厅里从下午吃到晚上的那桌客人绕了一圈走了草坪上,短暂停顿了一瞬,就举着拍摄的手机走了过来。

“呦,这是搞烧烤呢……鱼骨,鱼皮……这是什么肝?这么大的肝,不会也是鱼肝吧?”

其中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穿巴黎世家的年轻男子,圆乎乎的脸上堆满笑意,眼睛鼓了鼓,一边说话一边左右看了看。

“是的。”主厨刚刚在餐厅里和他们聊过天,闻言微笑点头,总不能把客人撂在一旁不理不睬。

“你们菜单上也没有这些啊……怎么,搞歧视啊,还是觉得我们吃不起?”

另外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穿着ow潮服和华伦天奴铆钉鞋的男子,就没有那么客气了,语气有点冲。

两人说完,目光环视一圈后,便在周书玲,仲卿和上官澹澹脸上打转,看了看三人的站位,最后目光集中在烧烤炉后的刘长安身上。

上官澹澹看上去就年纪不大,十几岁的小女孩子,即便长得再怎么好看,也属于无关紧要的人物,倒是这两个轻熟味道的美女很能说明问题。

一般来说,场中最漂亮的女人,都会环绕在核心人物或者关键先生左右,也就是说现在这个烧烤师傅才是话事人。

“借餐厅的厨房,自家几个人搞点烧烤吃罢了。既没有觉得客人们吃不起,也没有歧视。”刘长安也算是个生意人,即将和周书玲合伙拥有第二家米粉店,对待客人也没有当初摆摊泡米粉时的随性了。

没有办法,大概这就是被现实磨平了棱角,不得不变得成熟,圆滑而隐忍吧。

普通大学生是这样的啊,刘长安又夹了一块鱼肝放在上官澹澹的碟子里,顺便仔细擦了擦她油乎乎的嘴巴,太后有特殊的唇舌技巧,但她总是喜欢塞太多在嘴里含着,难免汤汁淋漓的溢出些油滑的肉水出来。

“那也给我们尝一点呗,见识下大厨的手艺。”黄毛笑呵呵地说道。

刘长安便拿了一个碟子,放了两片鱼肉,洒上几粒海盐,夹了两半小青桔和红珊瑚芽摆盘,放到了草坪上的一个桌子上,做了个“请”的姿势,便回到了烧烤架后面。

红黄二毛坐下,先拍了几张漂亮的照片,黄毛笑呵呵地从色香味各方面夸赞了一番这两片烤鱼和餐厅的服务。

虽然隔得有些远,但刘长安还是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只是他没有想到,黄毛夸完之后,又用刀叉把摆盘搅乱,盯着烤鱼略有些焦黑的边沿放大拍摄,又说了一通鱼肉带着腥臭味,口感极差,餐厅歧视性面对顾客,把顾客分为三六九等的感慨。

这是要干啥?刘长安不禁笑了起来。

看到刘长安在笑,上官澹澹便端着盘子躲到刘长安身后,以免他杀人的时候血溅到上官澹澹的盘子里,那她的鱼就不好吃了。

类似“被血溅了一身,那样我们看起来就不可爱了”这种话是不能再说的,因为刘长安认为三观不正,觉得你都把人杀了,还不允许人家拿血呲你,是不是太过份了?

“那两个人是干啥的?”周书玲有些敏感地察觉到不对劲,她以前起早贪黑摆早点摊,什么样的客人都见识过,这两人看起来就不像正常顾客。

“也许是同行派来的。”仲卿不是很关心,因为这里本来就是竹君棠的私人厨房,只是竹君棠也不常来,为了维持人员的工作状态和水平,才顺带开了餐厅,橘洲其他位置的高端餐厅要是把这里当成竞争对手,属于失智行为。

黄毛和红毛拍完视频,倒是把两片鱼吃的干干净净,又走了过来,站在烧烤架前张望。

“这鱼骨和鱼肝看起来也不错。”黄毛笑着说道。

“这是龙趸的鱼骨和鱼肝,我们自己吃的。”刘长安摆了摆手,“说吧,你们到底想干啥?”

红毛把刚刚拍的两段视频播放了一次,又把他们原来在餐厅用餐时,拍的视频放了一点。

和刚刚拍的视频一样,他们对餐厅的出品,也做了正面和负面两种评价拍摄成视频。

“我们其实是小黑书上面做探店的。你们可以选择小黑书的kol榜单看看,影响力排行榜,新增粉丝榜,新增点赞榜的数据,我们都是名列前茅,在郡沙探店领域算是品牌了,流量影响力也很大。”黄毛语气平淡地说道。

他学过一点语言交流技巧,知道越是平淡简单地讲述牛逼的事实,给人可信度的感觉越高。

“啊,没接触过这种东西。”刘长安又长见识了,颇有兴趣地看着黄毛。

热门小说推荐

点击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