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046章 杀条鱼写五千字不过份吧?(1 / 2)

我真的长生不老

仲卿预定的地方不远,就在橘洲。

车子从橘洲大桥中段的立交桥上下去,上官澹澹和周咚咚就兴奋起来,因为刘长安带她们来这里玩过,还坐了两个人都不肯下来的小火车。

这里确实有几辆卡通造型的小火车,非常可爱,很适合周咚咚这种真正的小朋友和上官澹澹这种幼稚的小老太太。

“以前橘洲分两段,上截称为牛头洲,下截称呼为水陆洲,后来才逐渐连接成为一整个的橘洲。水陆洲没有几棵橘树,牛头洲橘树成林,风景也远胜水陆洲,所以解放前的时代,权贵名人常常在牛头洲建了不少别墅。”

下车后,刘长安照例忆古思今,像个称职的导游一样讲解。

“1925年的9月23日是星期三,当天的郡沙《大公报》刊登了一篇署名司先生的文章,有记载:橘林间常有精舍,好像走到西湖的孤山深处。当时著名的唐生智公馆就在橘洲,常常让人以为是金屋藏娇的脂肪地,后来人们才在《浮生简述》中了解到,北伐战争大革命的序幕,其实就是在这处公馆中揭开序幕。那时曾凤冈,李锦章,陈伟丞,张润农,童梅丞的别墅也都建造在这里。”刘长安对站在身旁的仲卿感慨道。

仲卿略微有些尴尬,“除了曾凤冈,其他人我都没有听说过。”

“哈哈……你算是台岛人了,离开郡沙的时候太小,九年义务制教育都没有接受完。知道曾凤冈就不错了,大部分郡沙本地人,也不知道我说的这些人名。”刘长安笑着摇头,“逝者千古,名垂天下者,寥寥而已。”

“你就不能先把鱼拿出来再泡妞吗?”上官澹澹不解地问道。

她正和周咚咚站一起,在仲卿的车尾箱上摸来摸去,两个人的手整齐划动,跟雨刷似的。

仲卿微微脸红,她突然想到,今天这种类似于家庭活动的场合,三太太为什么不自己来参加呢?

就像今天去游乐园一样,这样的活动一定能够促进两个人的感情……只是三太太顾虑着不想直接询问刘长安答案,又或者是放不下姿态什么的。

仲卿不禁有所领悟,如果想追男人,女人最好还是主动一点,不要那么矜持和骄傲。

只是这种领悟也未必适合刘长安……她倒是主动过,结果被他一巴掌打晕,成为了人生之耻。

想到这里,仲卿还是幽幽地盯了他一眼。

这种事儿女人真是能计较一辈子的。

刘长安没有听见上官澹澹的胡说八道,自然不予理会懒得计较,仲卿打开尾箱门,只见里边斜斜地放着一个冷鲜保温箱,外接带电源的制冷部件。

这辆车的尾箱容积不算小,但宽度有限,这条鱼本身就很长,加上保温箱也只能这样斜斜放置了。

上官澹澹伸手就去搬了一下,咬牙切齿地用力“呀呀”大叫两声就放弃了。

“太重了,我搬不动。”上官澹澹搓了搓自己的手掌心,对走过来的刘长安说道。

刘长安打了她的手掌心一下,把保温箱扒拉了出来,然后双手捧着。

上官澹澹和周咚咚连忙跟上,一左一右伸手托住保温箱的底部,以帮助他节省一些力气,尽到自己的一份出力。

“放哪里?”

仲卿在前面带路,走过翠竹环绕的一道月牙门,就来到一栋所谓民国风建筑的屋后,这里摆放着厨桌,刀具,餐具,前方一道推拉门后光亮可鉴,正是一个窗明几净的厨房,里边站着几个似乎并不怎么忙碌的厨房工作人员。

餐厅品质如何暂且不说,但这厨房后面毫无异味,既没有可见的厨余垃圾,也没有油光可鉴的地砖,还摆放着几张风格简约的桌椅,倒是一个适合烧烤休憩的地方。

刘长安把保温箱放在厨桌旁边,然后打量了一番。

“这里原本是三小姐在橘洲的别墅,配备着一个还算不错的厨房,用具齐全,今天我们就在这里做烤鱼吃。”仲卿介绍了一下。

“橘洲还有她的别墅?”刘长安说完才想起来,竹君棠好像提过一嘴,但是她似乎没有怎么来过这地方。

“橘洲当然是不允许在这里兴建私人别墅的,不过你只要以商用餐厅的名义,交了准入金,租金和各种管理费用,你把别墅的一部分作为餐厅经营,其他部位作为私人生活住所使用,景区也管不着……至于这家餐厅经营的是好是坏,三小姐和景区,都不会在意。”仲卿指了指并不起眼的餐厅招牌。

看那招牌旁边只点着一根蜡烛,竹影重重,过往的游客要不是专程慕名而来,只怕很难发现这里有一家餐厅……老板似乎并不追求门庭鼎盛。

“她不常来吧?”刘长安顺口问道。

“最近来过一次,那天颜同学给她补习外语,她说要去缅怀先烈,回忆抵抗列强入侵的苦难历史,心情沉重,每读一个异国用的字母都痛不欲生,无法学习列强使用的语言,就跑到了这里。”这事儿是金笑美告诉仲卿的。

刘长安抬了抬手,还是做菜吧,做菜的时候沉浸在切割和烹饪的艺术中,心灵得到了洗涤,被竹君棠带来的精神污染和愤懑感也会排除干净。

周咚咚已经把保温箱打开了,上官澹澹正拿着一把张笑泉的菜刀在胡乱挥舞着,蠢蠢欲动似要大展身手,像这种并非家庭厨房,更像在外面玩耍的环境中,上官澹澹对被刘长安支配着干家务活的抵抗情绪并不十分强烈。

刘长安把她手里的刀拿走,用这刀,他怕自己不会切菜,要重新学习下米其林厨师的刀法才行。

张笑泉的菜刀,其实也进不了竹君棠的厨房,也不知道这里怎么会有一把,可能是削尖了脑袋加上品牌方总裁能把采购的痔疮都舔好,才挤进了选购名单吧。

“先生,需要我为你效劳吗?”一个穿戴整齐厨师服饰的中年男子,微笑着对刘长安说道。

“谢谢,暂时不用,等下有劳厨房帮忙加工下。”刘长安笑着感谢,不过这种食材,自己来切割处理才好,就像洞房很少有找人替代一样。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便退到了仲卿身后,嘴角的笑意更甚,年轻人想要独自处理这样的大鱼?

“今天有生意?”仲卿往后看了看。

“其实现在生意还好了,今天中餐和晚餐一共接待了五桌客人,现在还有一桌客人,吃了挺久的,又是拍摄又是采访,好像是做美食评测什么的吧?”中年男人汇报道。

刘长安已经戴上了厨师帽,系上了围裙,把那条龙趸从保温箱里取了出来。

“哇!”

“啊!”

“天哪!”

“嗷……嗷!”

龙趸巨大的体型引人瞩目,刘长安拍了拍鱼身,确定了这是真正的龙趸。

其实现在很多网络上美食up主们宣称的试吃龙趸视频,包括13站一些几百万粉的up主,使用的也都不是真正的龙趸,不过是一些其他品种个头较大的石斑鱼罢了。

当然,龙趸本身也是石斑鱼中的一个品种。

只要看到那些视频里,up主们直接用刀剐或者刮鳞机处理的,都不是龙趸,而是其他品种的石斑鱼。

热门小说推荐

点击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