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小说网

247、肋骨之爱

    既然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他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什么,拉着风潋潋的手从自己的衣襟处往里面探去……

    风潋潋立马羞红了脸,使劲的拽回了自己的手,害羞的说道:“夜卿酒,你怎么可以耍流氓,我虽然对你表明了心意,但到底还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怎么可以这样……”

    夜卿酒勾着唇你,眼底有一丝玩味的笑意,“你方才不是说要对我负责?”

    “负责也不是现在,夜卿酒,我发现你居然又回到了之前那般的泼皮无赖!”风潋潋娇嗔着瞪他。

    夜卿酒只是笑。

    然后在风潋潋娇羞的目光中脱下了外衣,“当年你身祭噬血漫天,我便取下了肋骨为你收集所有的魂魄,让它作为栖身之所,然后不断将身体里的灵力注入进去,我知道这样是徒劳无功的……”

    夜卿酒自嘲了一声,接着说道:“本来也没有抱有希望一定能救回你,我甚至还想过,若实在是救不回你,我便丢了这条命吧,反正如果没有你,活不活着也没那么重要了。”

    风潋潋又叹了一声,傻子……

    夜卿酒似乎很喜欢风潋潋这般称呼自己,嘴角抑制不住的向上扬。

    风潋潋忙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啊,大概是上天怜悯我对你的一片真心,竟叫你活了过来,你所有的魂魄都眷恋着那根肋骨不肯离去!”

    风潋潋顺着说道:“大概是还有舍不得吧!。”

    边说着,风潋潋的手也渐渐的抚摸上了夜卿酒的身体。

    那光洁如玉的身子上有一道十分丑陋的疤痕,想来是当初的夜卿酒根本没有顾及自己,硬生生的从自己的身体里折下了这根肋骨。

    风潋潋无法想象当初的他是有多疼。

    夜卿酒低头看着眼前的女子,温热的小手抚摸着他冰凉的身子,他看到她脸上有着化不开的忧愁。

    “我想一定是舍不得我吧!”

    “啊!”风潋潋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夜卿酒的这句话实际上是在调侃她。

    夜卿酒的笑声便又放大了一些,将怀中的人搂的更紧了些,“潋潋,我从未想过今天这般的开心,谢谢你不怪我擅作主张。”

    未经允许,擅自带你入世……

    风潋潋竟觉得这是这世上最美的情话……

    躺在夜卿酒的怀中,仿佛一切都回到了过去,她依旧是那般的无忧无虑。

    夜卿酒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后来,我便带着这根肋骨准备送你转世重生,本来想一直守在你身边,等你长大些带你回到天界,谁知道……”

    风潋潋知道中间一定是出了变故的,不然依着夜卿酒的性子,又怎么会让她离开他的视线。

    “怎么了?”

    风潋潋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夜卿酒道:“都过去了,也没有什么,还好我们最终殊途同归!”

    “那你的这根肋骨现在应该还在我的体内吧!我之所以能帮你遏制寒症,大概是源于这根肋骨的存在。”

    夜卿酒点头。

    风潋潋也猜测到了另一点,夜卿酒的脾性大概是与她拥有记忆的程度相关吧!

    当她越来越接近夜卿酒,寒症的伤害越来越小,恢复的记忆越来越多,这个人便越发接近自己的本来面目。

    一个善良而毒舌的天界第一公子……

    所有的事情都渐渐的明晰,所有的恩怨也应该随着自己记忆的恢复而终止。

    他们的错不应该让那些无辜的人去承受。

    这个时候,地窟中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那是来自夜慕白的,“小酒、风潋潋,你们在哪里?”

    声音说的小心翼翼,好似生怕被人发现了一样。

    风潋潋转动了身子去找这个声音,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人。

    夜卿酒道:“这是珈蓝山的传音,夜慕白不在这里!”

    风潋潋失落,“我还以为夜小白来救我们了呢!”

    夜卿酒笑了,“潋潋,那你就对我这么没有信心吗?只要有我在,你是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我知道你厉害,可是你的身上带有妖毒,若是动用了灵力,身子一定会受损的,我不想。”

    夜卿酒又道:“谁说我就一定要靠武力,就不能靠智力吗?”

    “也对哦,”风潋潋不满的说道,“天界第一的公子算计起我来倒是游刃有余,怎么会落到被人关进地窟的境地。”

    两个人的对话像极了三百年前他们还是龙族夜卿酒跟花族宁未央的时候,各种斗嘴。

    夜卿酒不禁失笑,“潋潋这是要同我算旧账吗?”

    风潋潋瞬间败下阵来,因为要沦到算计,她算计夜卿酒的次数更是不胜枚举。“哎呀,夜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怎么能同你算账呢!话说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赶紧转移话题,跳出自己挖的这个坑。

    “你以为齐昭为什么能这么顺利在离瞳的监视下逃离雨林?”

    夜卿酒这一问,风潋潋突然反应过来,“是你?”

    “嗯,从我们进入雪云的密室开始,我便给齐昭传音,让他找准时机离开这里去找夜慕白,以备不时之需。”夜卿酒顿了顿接着说道,“他身上带着我给的千里符,可日行千里、随时隐身,离瞳自然是跟不上的。”

    风潋潋想到了之前在风守正的生辰宴上,夜卿酒也是用传音的方式让自己了解了程籁的信息,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然后她环抱住夜卿酒的腰,狗腿的说道:“我就知道我们家夜公子是最聪明的!所以说方才真的是夜小白来了?”

    “嗯,珈蓝山的这种传音只能在方圆一里之内,想来他们已经进来了。”

    “进来?”风潋潋很是好奇,“离瞳不是说毁了古树吗?为什么他们还能找到雨林的入口?”

    夜卿酒摇摇头,“这个就要问他们了。”

    风潋潋想着现在也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便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催促着夜卿酒赶紧告诉夜慕白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让他们赶紧过来,好组织雪云接下来那些疯狂的行为!